黄金十四的传说——撒加

   第五个是关于挣扎的故事,一双背道而驰的身影,一曲内心深处响起的恸歌。

 
  调寄《迷神引》——
 
  最是此生迷离路,淡看烟霞秋暮。流光几载,落花飞絮。恨重重,当回首,思来处。往日难追忆,对笑语,倏忽华年改,因何阻?
 
  暗老心残,默默还频顾。好景冰心,都辜负。楼阁高耸,入天际,难窥觑。望归云,云飘杳,滴清露。长夜凄凉意,算谁与?相怜光前影,共吟赋。
 
  悼——海蓝色温柔
 
  我知道我的记忆中,仅仅就只有温柔而已。无论世事如何变迁,那份温柔永远不曾改变——海一般蓝色的、忧郁的温柔。
 
  我的家庭是欧洲着名的厨师家族,出生在这个家族的孩子,不管喜欢不喜欢,都必须继承家业,成为终身与食物打交道的人。我憎恨这样不成文的规定,因为我根本就不喜欢做厨师,我讨厌厨房里夹杂着鱼腥与菜叶的混合气味,也讨厌天天去触碰洗菜的水。
 
  我向往的是穿着光鲜亮丽的衣服,走着优雅的步伐,来回穿梭在那方小小的T型台上。而不是穿着肥大的厨师褂,缩在狭窄的灶台边,洗菜切菜。
 
  在这样抗拒的情绪下,我长到十四岁也不能做好基本的砧板工夫,长辈们非常着急,决定让家族中最出色的厨师——我的叔叔带着我去修行,参加各地的美食盛会,以便熏陶我作为厨师的自觉。
 
  叔叔和我旅行到希腊圣域时,正好遇上了当地一年一度的感恩节。圣域的人为了酬谢神恩,会在丰收之后举行美食大赛,选出最美味的食物,由教皇带去神殿祭祀众神。叔叔当然不会放弃这个证实实力的机会,立刻就报名参加,我也作为他的助手,进到了比赛的场地。
 
  比赛场地设在希腊近海的海滩,由于教皇的到来,周围设置了不少守卫。我一直注视着站在高台上戴着面具的男人,虽然青铜的面具遮盖了他的样子,我却感觉得到面具下那个温和高贵的灵魂。那是因为站在他身边的两个少年,看起来都让人感到温暖。
 
  褐色短发的少年脸上有股刚毅的执着,整张脸因为这种潜在的表情,显得线条十分硬朗;而蓝色长发的少年穿着一条海蓝色的长袍,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淡定平和的温柔。听周围的人说,那两个少年是教皇的弟子,所以我相信,在那面具下的灵魂是高贵的,只有高贵的灵魂,才可以培养出气质如此出色的弟子。
 
  比赛开始后,我无事可做。我名义上是叔叔的助手,可却什么也不会。我再次看向教皇所在的高台,忽然发现蓝色长发的少年不见了。我十分讶异,立即便穿行于人群之中,开始寻找他。
 
  那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个少年特别在意,直到多年以后,我只能靠记忆去追忆之时,我才蓦然发现,少年吸引我的,是他浑身上下不自觉散发出来的温柔。长在严苛家庭教育下的我,一直都向往着这种温柔。这样的温柔,是我从家庭里得不到的。
 
  我在场地的一角找到了他,走上前去问:“你怎么在这里?现在还在比赛,你不是应该在教皇身边听候指令吗?”蓝发少年微微一笑,道:“教皇身边有艾俄罗斯足够了,我应该加强周围的戒备,以免出现捣乱份子。”
 
  “能成为教皇的弟子,应该是很光荣的事情,怎么你听起来似乎不太愿意?”我从小就拥有敏锐的直觉,能从人的表情看出他们内心深处的想法。“你很聪慧,看穿了我心底的秘密。可是这不是情愿不情愿的问题,而是责任。”蓝发少年的话十分简单,语气中却带着份骄傲。这让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震惊。
 
  的确,出身在厨师家庭,做一个出色的厨师就是我的责任。盘旋在我心底对厨师的厌恶之情,忽然就慢慢淡去——因为那是我的责任。
 
  “请你记住,我的名字叫洁茜娅,总有一天我会成为出色的厨师,到那个时候,我们再次见面,你再告诉我,你的名字。”说完这话,我转身离开了他。这算是我与他之间的约定,等到再见之时,我要告诉他,我将自己的那份责任,变成了我的骄傲。一如他所做的一样。
 
  那次美食大赛之后,我努力向叔叔学习厨艺,希望能变成最出色的厨师。刚开始是很困难的,我依旧不习惯厨房里的味道,可时间久了,我竟然慢慢喜欢起那股特别的味道来,我的厨艺也有了长足的进步。六年之后,我在厨艺界闯出了不小的名气,于是我决定去希腊,找那个不知道姓名的少年,实现当时的约定。
 
  可是我问遍了圣域附近的所有居民,得到的回答都是:第二年的美食大赛,就只有教皇一个人参加,再没有见到那两个少年。
 
  我明白,要知道他去了哪里,必须进入圣域,从他生活的地方去寻找。我凭着实力获得了圣域厨师的资格,走进那片神圣的地方。
 
  起初,我只是厨房里的一个小杂工,但在我不懈的努力下,我终于获得了的认可,成为教皇的专署厨师。每天清晨,我都会为教皇送去提神的菊花茶,然后是每日三餐。夜里,教皇会不定时地叫我准备消夜,而当送消夜进去时,就可以看到教皇伏案工作的身影。
 
  一见到这样的画面,我的心就不自觉地升起温暖的感觉,像极了当初那个少年给我的感觉。于是我很想看看那个面具下的人,究竟是不是记忆中的少年,可我见到教皇的机会只有送消夜去的时候,平时我送饭去,都见不到他的人影。
 
  我更加努力地烹调食物,把我做厨师的喜怒哀乐都融进里面,如果教皇真是那个少年,我相信他可以感受得到。我那样做的后果,是让教皇取消了传召消夜,我连偶尔见到他的机会也失去了。
 
  我当然不甘心让疑团继续留在心里,于是我开始有意无意地留意起教皇的一举一动:我送饭去教皇厅的时候,不会像以前那样迅速退出,我故意放慢脚步,凝神细听厅里的动静。我发现厅里偶尔会有压抑的叫声,低低的,如同受伤的野兽。
 
  说实在的,那样的叫声让我很害怕,可我却像是上瘾般忍不住想去听。我觉得在这叫声的背后,隐藏着的是那个温柔的灵魂。我一直有向其他的勤杂兵打听教皇的事情,但却问不出什么来。他们只告诉我,八年前教皇下令封锁了教皇厅,此后就没有人可以随意进去。
 
  我略微推算一下,教皇下令封厅的时间,刚好与他的失踪吻合,虽然这中间看不出必然的联系,我就是直觉地认为事情不简单——我决定跟踪教皇。
 
  连我自己也被这个决定下了一大跳。在圣域生活了接近两年,我已经非常了解圣斗士厉害之处,更何况,教皇是从他们中最厉害的黄金圣斗士里挑选出来的,实力不言而喻。我擅自做出这种决定,其实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,可我顾不了这么多。明明知道会送死,我还是固执地执行了我的计划。
 
  那一天,我所见到的事情,成了我一生永不磨灭的记忆。
 
  我看到教皇去黄金圣斗士的训练场,他全神贯注地看着一群少年,仿佛那群少年是他全部的希望。就算隔着那层冰冷的青铜面具,我也感到他的脸上肯定挂着笑容,熟悉的感觉再次包围了我。
 
  是他,肯定是他!除了他,不会有人一再给我同样的感觉。我喜极而泣。
 
  我看到他又去了苏力昂岬海峡,静静地看着浪花拍卷着礁石,眼神愤怒又悲哀。良久,我感到我所熟悉的温柔气息逐渐散去,一股凌厉的、仿佛可以席卷一切的杀气充斥在他的周围。而后,他把脸转向我隐藏的方向,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:这面具后的人,竟像是换了个人,那股暖人心脾的温柔竟都变做了阴鸷的气息。
 
  他发现我了!看着他举起手积蓄力量,随时准备挥出拳头,我只能闭上眼睛,等待着死亡的降临。
 
  死亡并没有降临到我身上,我睁开眼的时候,刚好看到他远去的背影。强烈的海风吹起他的长袍,一丝海蓝色的长发逸出衣角,在空中翻飞舞动。
 
  这是我记忆中的颜色。
 
  他最后去了一座高台,我知道那是历代教皇观星的地方,任何人都不可以进入。我有些犹豫,最后还是跟了进去。
 
  我看到他摘下面具,对着地上和他穿着同样衣服的尸体说:“老师,我来看你了。”这分明就是当初那个蓝发少年的声音。
 
  “愚蠢,到现在你还忘不了一个死去的人吗?”忽然,我听到了另一个充满戾气的声音,这让我感到很惊讶,难道还有别人也在这里?
 
  “你走,离开我!因为你所犯的错误,已经够多了!”
 
  “你还不肯觉悟?我就是你,你也就是我,我所做的事,也都是你做的。我们共同主宰着这个躯壳,不是吗?”
 
  我不禁惊呼出声,事情竟然是这样的。他的体内沉睡着两个灵魂!我的惊呼让他发现了我,而他的手也掐在了我的脖子上。
 
  他手上的力量越来越大,我被掐得喘不过气来,可他的脸却真实地展现在我的面前。他真的是当年的那个少年!不过,他却只有半张脸还是当年的样子。另外半张脸,因为血红色的眼珠,变得狰狞无比。
 
  我望着他的眼睛,一只湛蓝一只血红,妖异又无常。我淡淡地想,能死在他的手下,竟一点也不可怕呢。他也在看我的眼睛,慢慢地,他的手放开了我的脖子,而他那只血红的眼睛,也逐渐变回湛蓝的颜色。
 
  “洁茜娅,你做到了。”他显得很高兴,“能吃到你做的菜,真得好高兴。”我仿佛又回到了八年前面对面的时刻,那种温柔满满地溢向全身。无论他是不是有两个灵魂,或者这八年中他做了什么坏事,他都还是我记忆中的少年。
 
  “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?我们约定过的。”
 
  “撒加。双子座黄金圣斗士。”
 
  我微笑着,与他告别:“撒加,我要离开圣域了。以后,请你不要忘记今天的事,不要忘记你曾经放弃了杀我的机会。”你千万不要忘记了你的温柔,我在心底又悄悄加上一句,然后转身离去。
 
  我虽然离开了圣域,却一直在打听圣域的消息,关于教皇的所作所为,我都知道。
 
  他变得越来越古怪,下达的命令也越来越奇怪,我很伤感,这意味着他越来越不是,我记忆中的那个人了。而当有一个少女自称为雅典娜,开始攻打圣域之时,我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。或者,他挣脱那个罪恶的灵魂,重新找回温柔;或者就,永远沉沦。
 
  所以,他的死讯传来的那一刻,我强忍许久的泪水终于汹涌而下。他终于还是回到了我记忆中的样子,用生命洗清了他灵魂里的罪恶。他可以不必戴着那沉重的面具,自由地在阳光下呼吸,然后用他感染过我的温柔,去感染每一个需要温暖的人。
 
  他的温柔不曾改变!
 
  他的温柔何曾改变?
 
  每当我看到夜空中璀璨的双子星座,都会对着那些星星说:“撒加,你还好吗?我一直在努力着。”
 
  是的,我一直在努力。我做出的食物,味道丰富多变,有评论家说,我的菜是魔术。可我知道,我还远远不够。
 
  我的菜应该在多变之后,回归到最初的起点,找回我第一次做菜的味道。如同撒加一样,在经历长时间的挣扎之后,又重新回归到最初的样子。
 
  那海一般蓝色的、忧郁的温柔。
 
  挽歌:没有什么能使我放弃
 
  放弃对生命的渴望
 
  我热爱着那些孩子
 
  也愿意把所有都倾囊付出
 
  可你 为什么不离开我
 
  为什么总是如影随形
 
  今生我犯下的错误
 
  要用生命去补偿

圣斗士星矢OL

进入专区>>
  • 游戏类型:网络游戏
  • 开发公司:完美世界
  • 运营公司:完美世界
  • 发行平台:PC

你对该游戏感兴趣吗?